七窍玲珑脑

【卡埃】我一直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

给 @曾经有猫,坠入深海。 的生贺!踩点写完格外惊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不是要零点了wok!!!

简短的食用说明:

架空/私设遍地/ooc遍地/小学生文笔/卡埃/一句话雷安

有bug请指出!谢谢各位!

没问题的话往下拉吧!

6.25 23:00 刑侦部

埃米半小时前接到刑侦队副队长安迷修的电话,匆匆搁下准备加热第二遍的晚饭,一路打车加狂奔赶到公安厅刑侦部办公室。

“埃米,卡米尔出事了。”

安迷修努力克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一旁的雷狮红着眼眶险些提着枪冲出去,两人争执的声音通过电话一点儿不漏地全传到了另一端,但埃米只听清了一句。

卡米尔出事了。

 

一层,两层,三层。

埃米顺着逃生通道一路跑到刑侦部门前,透过半透明的磨砂玻璃门隐约可以看见雷狮双手撑着额头坐在平时开会的长桌边,安迷修站在一旁焦急地走来走去。

“埃米!”

安迷修看见门外那高出磨砂玻璃许多的高高翘起的呆毛,连忙将站在门口发愣的埃米一把拽了进来。雷狮依旧静静地坐着,桌上摆着一部手机,屏幕上是一条空白的消息,发件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卡米尔他,又受伤了么?”埃米试探性地问道。

“他……”

雷狮的嗓音有些沙哑,安迷修皱着眉头按了按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顺手熄掉了桌上半小时前就亮着的手机屏。房间里的气氛让埃米很抗拒,他本能地朝门口退了两步。雷狮偏了偏头,看向落地窗外宛如白昼的城市,不再言语。

 

“卡米尔遭遇意外,很可能已经殉职了。”

 

 

 

7.2 23:00 C区某小区17幢801室

桌上摆了几样精致的甜品,还有卡米尔未能回家吃上的一顿饭。

这头七,只有埃米一人。

雷狮安迷修将自己埋在工作里,投入全部精力搜寻卡米尔的下落,四天前在河港下游找到了他。

肺部遭受枪击,肺部进水,疑似溺亡。

雷狮坚持进行尸检,最后连一场像样的葬礼都没有。

法医取出了卡米尔肺部的子弹,鉴定后确定与刑侦部一直追查的一位连环杀人案及走私案中频繁出现的子弹是同一个型号,而上月底卡米尔正搜集着嫌疑人的线索。

 

埃米不知道雷狮究竟在想些什么。

卡米尔大学结束没有继续深造而是开了个侦探所,对外专接一些民事纠纷,实则一直在替雷狮搜集一些处在灰色地带的大案的线索。说是个私家侦探,却干着刑侦部的活,趟着社会里最污浊的水。

让自己最亲的人冒这种危险甚至为此丧命,要说埃米不恨雷狮是不可能的,可偏偏卡米尔做“侦探”做得心甘情愿。

“总要有人做出点牺牲的。”卡米尔曾经对着一哭二闹三上吊死活不同意他接案子的埃米说道。

“所以偏偏牺牲的是你啊……”埃米死死揪着肩上的黑色布料对着空荡荡的家说道。

 

 

 

7.3 6:00 C区某小区17幢801室

埃米一夜都没合眼,虽说头七不能让亲人看到自己的容貌以防对方留恋世间无法转生,但埃米还是在沙发上坐了整整一晚上。

这么多年他从未在卡米尔面前提过任何无礼的要求,这是他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自私一些了。

夏季的日出总是早一些,六点日头已经露出了小半张脸,露台的玻璃门反射着阳光,不偏不倚地落满了大半个客厅,刺得埃米微微闭上了眼。细小的灰尘悠哉悠哉地飘浮在空气中,做着无规则运动,直到他们碰到什么东西被轻轻弹开……

等等,为什么会被弹开?好像有什么东西站在沙发前面?是卡米尔么?不是吧。

他应当去转生的。

头七什么的不过是迷信。

埃米冲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眼角有些温热的液体淌了出来,他把脸深深地浸在冰凉的水里,这样就看不出来了。

卡米尔应该已经忘掉自己了。

以往的这个时候,卡米尔和自己就像这样并排站在镜子前一起刷牙的。

埃米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两人,布满血丝的眼睛越睁越大,跟章鱼哥都有得一拼了。

“……卡米尔?”

他盯着镜子不敢挪开眼睛,生怕一晃神,失而复得的人就再也看不见了。他颤颤巍巍地伸手朝身边探了过去,不出意外地穿过了卡米尔半透明的身体。

埃米失望地收回手,自嘲地笑了笑,八成是思念成疾出现幻觉。

然而上帝热爱打脸——光滑的镜面上隐隐约约出现一片水渍,依稀出现大大的两个字。

“是我。”

前后约莫半分钟,埃米却觉得有半辈子那么长。

 

 

 

7.3 7:00 C区某小区17幢801室

“这种情况很常见,要么怨气至深,要么执念未消,卡米尔应该是后者。”特殊事件科科长凯莉翘着腿毫不见外地坐在沙发上,含着棒棒糖饶有兴致地感受着正前方异常波动的灵气,一股子执念颇深的味道——果然起得早的鸟儿有虫玩。

 

客厅里窗帘拉了个严实,雷狮安迷修原本想一同跟来,被凯莉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你们俩整天打打杀杀的大男人身上杀气太重,如果真的是卡米尔,灵体不稳被你们给伤着了我可不负责。”

 

“那他还会消失么……”埃米看向躯体渐渐清晰的卡米尔,后者对他摇了摇头。

“我现在看不见他,这种情况少见得很。”凯莉随手将剩下的棒棒糖棍子扔进了沙发旁的垃圾桶,说,“不过听你的说法,你能看见他,他还能接触水这种比较弱的媒介,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那现在怎么办?”埃米对于爱人的突然出现又惊喜又忧心,失而复得与患得患失交织的感觉真不好受。

“一般来说,送他去往生会比较好,不过这需要解开他的执念。”凯莉活像个神婆一样摇头晃脑故作神秘道。

“执念?是完成愿望么?”

“孺子可教也!”凯莉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如果有选择余地的话,一大早果然还是更适合赖在被窝里,“具体是什么愿望我也不清楚,要么你去问他,要么你自己猜。我想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你俩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

“大概吧……”埃米低下头,说实话他也不清楚有什么是能让卡米尔死后依旧念念不忘的。

“哦对了。”凯莉突然弯下腰,直勾勾地盯着埃米,几乎就要额头相触,引得背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灵气,凯莉嘴角一勾就这么笑了出来,“你们家这位灵气相当足,你不用担心他会突然消失不见这种事情,尽量避免十二点到下午两点之间出门就行了。”

“好……谢谢你。”埃米起身想去送一下凯莉,对方摆了摆手自顾自出门了。

 

 

 

7.3 8:00 C区某小区17幢801室

卡米尔暂时说不了话,于是他与埃米只能用一种诡异的方式进行交流。

铺了一地的白纸,摆了满桌的墨水。

埃米有很多问题,为什么大晚上要去河港那种鬼地方,为什么不提前跟自己说一声,为什么要为搜集证据做到这种地步……他有十万个为什么,最后只问了一个。

“卡米尔,你有什么愿望?”

洁白的纸张上显出卡米尔一手漂亮的字迹。

- 我不知道,只想见你。

埃米动了动唇,欲言又止,片刻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谁杀的你。”

 - 赛文斯和伊莱。

“是你正在追查的嫌犯么?”

 - 对。

“卡米尔,如果我帮你解了执念,你真的会消失么。”

 - 不知道。

片刻的安静后卡米尔又加了一句。

 - 我会一直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

天蓝色帽衫的少年突然红了眼眶,在沙发上蜷成了一团,呆毛随着身子一颤一颤。卡米尔往前走了两步,径直穿过了茶几半跪在埃米面前,他伸出手想拍拍他,指尖的虚影却停在了半空中,只是做了个拥抱的姿势。

触手可及的距离,触不可及的人。

 

 

 

7.3 15:00 刑侦部

“卡米尔头七刚过你就做出这样的决定,想好了吗。”雷狮按着太阳穴,显然是又熬夜工作了,眼眶下微微泛青。安迷修听说埃米来了,匆匆忙忙从休息室的沙发上爬起来,打着哈欠来到会议室。

“我想好了。”

埃米偏着头冲站在门边的卡米尔笑了笑,安迷修正巧推门而入,礼节性地回了个笑容,心里嘀咕着这孩子真挺乐观开朗。

浑然不知埃米根本不是在冲他笑。

“埃米,我们都不希望失去卡米尔之后你再出什么事,你真的不再想想么……”安迷修随手拉开雷狮身边的椅子坐下,一手撑着脑袋一手随意地敲着桌面。

“如果你们有意不让我接替卡米尔的话,肯定一开始就拒绝了吧,毕竟我是最了解他工作的人,也跟他练过一些体术。”埃米的眼神在雷狮安迷修两人之间来回扫着,“我想亲手为卡米尔报仇,没有比我更适合的人了。”

“我可以同意你的申请,但是劝你一句。”雷狮疲惫地与安迷修对视一眼,对方颇为默契地接着他的话讲了下去,“最好不要把仇恨当作动力。”

“不,爱才是动力。”埃米如释重负般,十几天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笑了出来。

卡米尔不知何时站到了埃米身旁,明知雷狮看不见自己却仍深深地鞠了一躬。

- 谢谢你,大哥。

 

 

 

7.10 20:00 D区郊区某出租屋楼下
埃米接手了卡米尔未完成的所有工作,在卡米尔的协助下很快就确定了赛文斯与伊莱的暂住地,由警方派人假扮卧底与赛文斯和他的同伙约定在河港进行交易。得知对方手中持有数量不明的军火,此次抓捕投入刑侦部半成警力,部分武警特种部队队员协助抓捕。

雷狮负责在河港对赛文斯进行抓捕,安迷修和埃米带了刑侦部另一半警力前往他们的暂住地,以免漏掉任何一个人。

 

“收工。”耳麦里传来雷狮得意的声音,隐约能听见河港的晚风声,“安迷修,你那儿差不多可以收网了吧,大家伙我们逮着了,小家伙没看见,应该就在你那儿。”

“啧,手也太快了吧。”安迷修一挥手,埋伏好的武警从正门,阳台等各个地方闯入了出租屋内,“我这儿刚布好警力。”

“看到机会就要上,动作这么慢你是等着犯罪分子走出来在你面前横行霸道么?”

“我……”

“挂了挂了,早点回来收工。”

“你……!”

“嘟……嘟……嘟……”

合着雷狮根本就没打算留给安迷修反驳的机会。

 

7.10 20:15

“麻烦……”安迷修持枪正对着全副武装的伊莱,他的身前还有两位武警蓄势待发,“我劝你早点放下武器跟我们回去,僵持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是么?可我有一屋子的军火储备,引爆的话……”看起来仅有十几岁的少年吹了个口哨,把玩着手里的遥控器,说,“就算我死了,你们也来不及逃,大不了给我陪葬。”

“你大哥已经被我们的人带走了,你这样抵抗还有什么用。”

“别给我提那家伙!让他过来。”伊莱冲安迷修身后的埃米勾了勾手,“你们,退到门外去,阳台,窗户那儿的都给我出去。”

“不行……”“我去。”埃米绕过安迷修,推开门口的两位武警,镇定地走了过去,身边跟着高他大半个头的卡米尔。

 

7.10 20:20 D区郊区某出租屋内

“我想想,你是卡米尔的爱人吧?”伊莱将遥控器装在上衣兜里,右手摸出一把蝴蝶刀贴上了埃米的脖子,冰冷的刀刃让他下意识地偏了偏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来么。”

“人质?”埃米虽然跟卡米尔学了点体术,但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施展。

“猜对一半。”伊莱饶有兴趣地观察埃米的一举一动。

“那另一半呢。”埃米的余光隐约看到卡米尔依旧站在自己身边,慌张的情绪渐渐被自己压制了下来。

“啊我想想,卡米尔好像……”

“他很好。”埃米打断了对方的话,卡米尔忍不住上前一步,要不是他触摸不到实体,也许这时候伊莱已经躺在地上任人宰割了。

“噢?是么。我怎么记得他早就死了。”

“这么说,是你杀的。”

“我早就想杀他了,不过并不是因为他暗中侦查我和我所谓的哥哥。”伊莱的眼神里,埃米只能看见绝望和残忍,“明明都是孤儿,他能遇到那么好的哥哥,我呢?毒品,妓女,军火,这就是充斥着我生活的一切东西。”

伊莱近乎嘶吼着质问:“你知道我有多恨他这样的人么?有爱自己的人还有自己所爱的人能为自己报仇,我却只能在这种地方,苟延残喘。”

“这就是你杀他的理由么?可怜人。”

埃米的话激怒了对方,伊莱扔下刀子,左手摸出一把枪,上膛,直直地抵在埃米右胸,一切犹如练习了千百遍一般顺手。

却在扣下扳机的那一刻变了神色。

子弹不偏不倚地打穿了对方右肩。

几秒之差,埃米转身打掉伊莱手中的枪接了一个过肩摔将对方狠狠砸在地板上,口袋里的遥控器掉了出来。埃米一脚将其踢飞到安迷修脚下,随即跨坐在伊莱身上,手中不知何时捡起的蝴蝶刀死死抵在伊莱的脖颈上,刀刃处划出了一道血迹。

卡米尔死死的捏着拳头站在伊莱身侧。

当枪口指着埃米的时候,卡米尔爆发的灵气让伊莱看见了他,虽然只有一瞬。

一个本该死去的人,就这样站在了伊莱面前,凶狠的眼神像是要生吞了他。

 

 

 

7.10 20:40 D区郊区某出租屋外

从埃米脱离警力的保护到伊莱被成功制服,总共也就十来分钟。

安迷修的心都快跳出喉咙口了,埃米再出点什么意外只怕是要同时对不起卡米尔艾比雷狮三个人了,他担不起。

救护车及时赶到现场,埃米被送去了武警医院。

“雷狮,这回的功劳得记在埃米身上了,我这儿的家伙可一点都不小。”安迷修心里想着伊莱身前一闪而过的虚影,说,“还有,我好像看见……不,什么都没有。”

“你看见啥了?安迷修???”

“嘟……嘟……嘟……”

雷警长气得摔了电话。

 

 

 

9.16 7:00 C区某小区17幢801室

凯莉再一次起了个大早来到埃米家,不知这位新侦探又有什么苦恼。

“找我来是为了卡米尔的事儿吧?”凯莉翻开老骨头挎包,倒腾出了一堆东西。

“对,这两个月里我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试了一遍,昨天杀了卡米尔的那两人也已经判刑了,按理说他应该去转生了……”埃米不安地看了看一旁端坐的卡米尔。

“怎么?他还在?要不要本小姐帮你赶走啊?”凯莉晃了晃手里的老骨头,桌上摆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不!我只是担心他在这儿待太久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嗯……反正不会魂飞魄散就是了!你怎么不亲自问问他,按理说,他执念已消应当离开了。”此刻屋子里的灵气相当干净,完全不像是执念深到能让灵体留存于世间的状态,“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没别的问题我就回去了,起个大早可真困啊。”

“没了……谢谢啦!”埃米想了想,从冰箱里翻出一盒芒果冰塞给了凯莉。

“哟,挺不错啊,看好你。”女孩子对甜品缺乏抵抗力,尤其是暑热未消之时出现的一盒芒果冰。

 

 

 

9.16 8:00 C区某小区17幢801室

一个月前埃米隐隐约约能听见卡米尔讲话,半个月前能流畅地相互交流,一周前卡米尔想起了他死后忘记的所有事。

时隔两个多月,凯莉离开之后,埃米的第一个问题,是问卡米尔为何仍能逗留在世间而不消失。

卡米尔回答了三个字,埃米记了一辈子。

 

为了你。

 

 

 ————————————不走心的结尾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像要赶不上零点了!!!————————————

从此xx市少了一位名叫卡米尔的私家侦探,却多了一位名叫埃米的名侦探。

有同行向他讨教过,是什么让他破案如此之快而准确。

他只是笑笑。

“因为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有我所爱的人,支持着我。”

以上!!!!!谢谢收看!!!

评论(25)

热度(116)